所在位置: 首頁 >  宣傳教育 >> 以案警示

“四幕人生”演悲劇
——海安市委宣傳部創建科原科員吳靜波違紀違法案件警示錄

已閱讀: 0 發布時間:2019/7/16 17:16:42

基本情況:吳靜波,男,1973年11月生,江蘇省海安市人,漢族,本科文化。2000年5月至2003年9月任海安市殘聯康復部副主任;2003年9月至2016年3月任海安市殘聯康復部主任;2016年3月至2016年12月任海安市殘聯群宣部主任;2016年12月至2017年4月借用至海安市委宣傳部宣傳科;2017年4月至案發前,任海安市委宣傳部創建科科員。2019年1月30日,吳靜波因貪污罪、受賄罪,數罪并罰,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42萬元。

他曾是積極上進的醫科大高材生,也曾是全市民政系統最年輕的中層干部,卻在短短十年間,從一名理想信念的踐行者,蛻變為紙醉金迷的“寄生蟲”。用他自己的話說,“人生如戲,我短短的二十年恰是四幕劇——前十年是順風順水的喜樂劇,后十年依次是糊里糊涂的滑稽劇、瘋瘋癲癲的荒誕劇,乃至于到最后成了徹徹底底的悲劇。”

在鐵窗中幡然悔悟的吳靜波,曾是一名普通的機關中層干部——海安市殘聯康復部原主任,干部不大,卻身負貧困家庭殘疾兒童省補資金、殘疾人技術培訓、殘疾人輔具篩查和評估適配等財政資金的撥付審批、跟蹤監督、財務管理等多重職責。面對弱勢群體,他沒有絲毫的憐憫之心,麻木監守自盜,伙同他人先后多次侵吞殘疾兒童康復經費60余萬元;利用自己負責殘疾證辦理、殘疾兒童康復訓練、殘疾人輔具采購的職務便利,先后30余次收受他人好處費48萬余元。

自暴自棄,他從此沉淪于“齊人之福”

1996年,吳靜波畢業于南京醫科大預防醫學專業,畢業后即進入海安市民政系統工作,十年間,憑借著自己的不懈努力,吳靜波一步步從市殘聯的一名普通辦事員干到康復部主任。最初的時候,吳靜波并沒有放松自身的理想信念和價值追求,在干好本職工作的同時,還堅持利用工余時間自學充電,不斷提升自己,追逐夢想。2006年,吳靜波在經過連續3年每晚看書學習到凌晨3點的持續刻苦努力,終于在大學畢業10年后,考上了自己當初夢寐以求的復旦大學醫學院毒理學碩士研究生。然而由于需要放下工作脫產去上學,在經過與家人的多次協商、綜合考慮之后,吳靜波不得不痛苦地放棄了入學機會。而恰在此時,吳靜波滿以為自己可以升任的殘聯副理事長職位又被其他人補了空缺。

學業和事業的雙重打擊讓吳靜波仿佛一下子迷失了自我,開始自暴自棄,心態漸漸扭曲,意志變得消沉,工作上的事能推的就盡量推給康復部工作人員去做,回家的次數也越來越少,在外面“鬼混”的時間卻越來越多。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結識了足療店的按摩師熊某,并很快發展為情人關系,吳靜波的人生又一次“充實”起來,每天忙碌奔波于單位、家庭和熊某之間,在領導面前裝勤奮,在妻子面前扮老實,在情人面前獻殷勤。他把社會公德、家庭美德、職業道德通通拋諸腦后,樂此不疲地終日上演著滑稽劇,沉淪于虛幻的“齊人之福”中無法自拔。

紙醉金迷,他把罪惡黑手伸向殘疾人

2012年年底,熊某離開海安,吳靜波再次陷入頹廢,他沒有想著從“齊人之福”中及時抽身回歸家庭,而是繼續呼朋喚友,經常出入KTV、酒吧等娛樂場所,喝酒買醉進行所謂的“心理療傷”,用短暫的迷幻來獲得暫時的心理安慰。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先后與KTV陪酒侍應楊某、王某發展成情人關系,甚至有半年左右的時間,與兩人同時保持著情人關系。為了維持與楊某、王某的交往,吳靜波先后給兩人買房買車,短短3年時間,累積花費高達120余萬元。瘋狂揮霍的背后是經濟上的捉襟見肘,從缺錢刷信用卡到借小貸公司的錢,甚至瘋狂到去借高利貸,負債越滾越大,一度高達四五百萬元。

此時的吳靜波露出了麻木不仁的丑惡面孔,為了填補包養情人的“無底洞”,他與開藥店的王某某共謀成立了四維康復中心,以此為平臺來套取國家專項撥付給地方用于殘疾人康復訓練的財政補貼資金。2015年至2016年間,吳靜波利用擔任海安殘聯康復部主任,負責貧困家庭殘疾兒童省補資金、殘疾人技術培訓、殘疾人輔具篩查和評估適配等財政資金的撥付審批、跟蹤監督、財務管理的職務便利,伙同王某某,利用二人實際控制的四維康復中心為載體,采取減少服務次數、提高單次服務補助費用等手段,先后多次侵吞殘疾兒童康復省級專項補貼經費60余萬元,并私下約定以虛增裝修費用的方式予以平賬。

“有時我路過流光溢彩的商場門前,看到乞丐或一臉卑微討好,或一臉漠然麻木的神情,向一個個路過的行人伸出又臟又破的搪瓷缸時,我常常會想,有一天我也會窮困潦倒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吳靜波在表面紙醉金迷,背后債臺高筑的“荒誕劇”中越陷越深,完全迷失了自我。

欲壑難填,他一再突破底線滑向犯罪深淵

“‘舉頭三尺有神明’,作為一名黨員、公職人員,這個‘神明’就是黨紀國法,每個人都會面臨很多誘惑,而我一再突破原則和底線,踐踏黨紀國法,導致我不斷滑向犯罪深淵……”

2008年至2016年間,吳靜波利用其擔任康復部主任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后30余次收受他人所送的好處費,款物合計48萬余元。從起初的戰戰兢兢到后來的肆無忌憚,從有選擇地將過萬大額賄金上交廉政賬戶到無論大小來者不拒統統笑納,最后甚至演變成上門索賄。吳靜波的心路歷程像一條不斷下墜的拋物線,內心僅存的一點點底線和原則,在貪欲的一點點膨脹中不斷失守。為了填補越滾越大的負債“雪球”,吳靜波開始頻頻主動出擊,2015年10月、2016年7月,他事先寫好借條分別向之前跟其有過往來的某公司業務代表丁某某及另一家公司經營者叢某某“借”錢用于還債,其中一筆10萬元,另一筆8萬元。其實吳靜波心里清楚,以他目前的經濟狀況,這兩筆錢“借”了就沒打算還過,而對方也心領神會。

2018年上半年,在得知市紀委巡察組進駐四維康復中心開展巡察后,吳靜波有如驚弓之鳥惶惶不可終日,生怕自己的問題暴露。2018年5月至6月間,吳靜波跟王某某多次通電話并見面商討對策,要求王某某如若被組織調查,就稱海安四維康復中心是其一人開辦,跟殘聯沒有關系。此外,二人還找到了承接四維中心裝潢的黃某,要求黃某多開裝修票據用于平賬,三人對外統一口徑,將實際花費20多萬元的裝修款硬生生“包裝”成接近80萬元,以此來對抗即將到來的組織審查。

悔之晚矣,他用“四幕人生”演出一場悲劇

“那段時間,我經濟上的‘窟窿’越來越大,開始過一天算一天,醉生夢死,從不敢去考慮將來,我做了不該做的事,拿了不該拿的錢,心里的恐懼與日俱增……”

2016年12月,吳靜波被組織調離殘聯康復部主任崗位,借用到市委宣傳部去做一名普通科員。面對這樣的組織決定,吳靜波心里多少有些數,然而“債多不愁,虱多不癢”,此時的吳靜波已經麻木到近乎瘋狂的地步,不僅依然在大肆收受他人賄賂,甚至主動上門索賄,徹底斷送了懸崖勒馬、尋求組織挽救的大好機會。

進入留置點后,在談話組同志的批評、教育、幫助下,吳靜波吐露了自己的心聲,他深知早晚會有這一天,但那種不知道這一天何時到來的煎熬感、恐懼感一直深深折磨著他,讓他茶飯不思、夜不能寐。

吳靜波最常提及的是他大一時上的第一節預防醫學專業課——《扁鵲見蔡桓公》,作為曾經的醫科大學生,他眼瞅著自己一步步諱疾忌醫,一錯再錯,最終無法回頭,悔之晚矣。

人生只是單行道,從來沒有后悔藥。回顧自己短短21年的工作生涯,吳靜波用“四幕劇”活生生演繹了自己的悲劇結局,留給社會的是怒其不爭的一聲嘆息,留給家人的是需要用幾十年去償還的高額債務,留給自己的是滿地狼藉、臭名昭彰的丑惡名聲。

主辦單位:中共南通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南通市監察委員會

地址:江蘇省南通市世紀大道6號   郵編:226018

網站投稿QQ群:142801336           《方圓》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共南通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南通市監察委員會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

手機客戶端

微信公眾號

《方圓》雜志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蘇ICP備09031179號

龙珠激斗人物
老时时走势图经 彩票真伪查询 mg电子冰上曲棍球秘籍 彩民社区心水高手论坛百度 六统天下开奖现场 秒速时时计划专家 北京11選5怎么中獎 龙虎和重庆时时彩进群微信 北京赛pk10皇家 上海时时乐彩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