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宣傳教育 >> 以案警示

嗜賭成性的園藝站站長
——通州區園藝站原站長鎮召國違紀違法案件警示錄

已閱讀: 0 發布時間:2019/5/22 16:39:20

基本情況:鎮召國,男,漢族,1964年1月出生,1982年8月參加工作,1992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通州區農委園藝站站長。2018年6月,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2016年9月,有關部門在督導巡查期間,發現區農委牽頭的高效設施農業項目中存在企業老板多頭申報財政補助資金、超面積申報財政補貼資金等情況,針對重重疑點和問題,通州區紀委從農業項目施工頭兒馬某入手,撥開迷霧,挖出了這個嗜賭成性、索賄成癮的園藝站原站長——鎮召國。

沉迷賭博,喪失初心

沉迷賭博是鎮召國滑入違紀違法泥淖的重要原因。

“是一個‘賭’字害了我。開始只是以消磨時間、娛樂為主,逢年過節,小來來,輸贏也不是很大,打一場玩半天,一二百元來去,自己也能接受。2010年以后,看到身邊的一些朋友賭的越來越大,自己平時也是好賭成性,漸漸地也就喪失了理智,由最初的小賭逐漸演變成聚眾賭博,而且賭局也越來越大,有時動輒成千上萬,在賭博的路上一發不可收拾,越陷越深。單單2013年春節一個月就輸掉了8萬元。為了打牌的事,不知道和家人吵了多少回架,也發生過深夜打牌回家被鎖在門外的狀況。即便這樣我就是不聽勸,一有錢就想去扳本,執迷不悟,心有不甘啊!”

賭債越來越重,壓得鎮召國喘不過氣來,于是他挖空心思,拆東墻補西墻,在華夏銀行貸款,準備搞“自救”。同時逐漸與一些農業企業負責人發生了不正當經濟往來,在牌桌上輸光了錢時,鎮召國多次打電話向老板“借”錢來支持其賭博資金的“正常周轉”。

老板馬某回憶:“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鎮召國打電話給我,說是打牌沒錢了,讓我到金沙送錢給他。電話里他告訴我區園藝站的設施蔬菜連作障礙解除項目上,年后可以打兩三萬元補貼給我公司,算是補給我的。所以我專程開車去金沙送了2萬元給鎮召國。”鎮召國收到錢后立馬又坐上了牌桌,只想著拿錢翻本,全然不顧這些錢來的是否正當,也不管事后如何償還。

在享受到權力帶來的便捷和好處后,鎮召國愈發囂張,工資收入已經遠遠不能滿足他在牌桌上的揮霍,在一次又一次的酒醉金迷、揮金如土、豪賭暢快中,鎮召國迷失了自我,走上了一條回不了頭的淪喪之路。

四處伸手,雁過拔毛

作為全區農業三新工程項目的負責人,鎮召國深知,自己手中的權力就是許多老板眼中的“香饃饃”,只要自己好好經營,就一定會帶來豐厚的“回報”。因此,在農業三新工程項目申報、農資發放、工程建設驗收、項目補助資金撥付等方面,鎮召國利用職權,四處伸手。

2012年的一個夏天,悶熱而潮濕。在通州區農委召開的一次蔬菜保供基地建設工作會議中,鎮召國遇到了前來申報項目的老板陳某,兩人一見如故、一拍即合,成了親密的“好兄弟”、“好朋友”。此后三年中,鎮召國以房屋裝修、賭博缺錢為名,先后六次向陳某“借錢”共計9.5萬元。陳某為了在項目申報和資金撥付等方面得到鎮召國的關照,從不曾催問過還錢的事情,“我就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只要他開口要,我就送給他。”

2014年,老板馬某想申報葉菜設施高效栽培關鍵技術集成應用項目,請鎮召國幫忙。鎮召國明確提出,申報可以,但項目補助資金到位后,也要分給自己一部分。當年9月,項目50%補助資金17.5萬元到賬,鎮召國打電話通知馬某。馬某接電后,當即就給鎮召國送去了7萬元。

在一次中央對地方蔬菜種植規模企業的專項補助中,鎮召國知悉馬某的蔬菜公司拿到了大約10萬元的遮陽網和防蟲網后,便立即給馬某打電話,暗示“好處”要到位,馬某隨即給鎮召國送了2.5萬元。鎮召國認為,“這些農資我不給他,他自己也是要買的,我等于幫他省了一筆錢,所以我開口向他要錢,他也是應該給我的。”

就在這種理所當然的心態下,鎮召國陸續收受馬某和陳某兩位老板共計21.5萬元賄賂款。

“2010年前后,從上到下扶持農業發展的資金逐年增加,每年都有農業項目可以爭取,本人也快到‘知天命之年’,自感提拔無望,已是‘船到碼頭,車到站了’,逐漸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價值觀也發生了扭曲,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哲學,不思進取,貪圖享受,與民爭利,雁過拔毛,多次以為企業服務為名,收受老板所送錢款,供自己揮霍。忘記了初心,與組織背道而馳。”

弄虛作假,罔顧法紀

看到權力帶給自己如此可觀的利益,鎮召國更是膽大妄為,不但大肆收受老板錢物,更與老板們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套取國家涉農項目資金。

2012年,園藝站組織實施蔬菜連作障礙解除技術項目,總補助金額為25萬元。鎮召國作為園藝站站長,眼珠一轉、計上心來,立馬想到此時正在搞水旱輪作、種植蓮藕的馬某,可以將馬某種植蓮藕的情況列入項目中,把補助資金打給馬某后,再由馬某返還給他。鎮召國立即與馬某“商量”此事,稱這些費用將用于“活動經費”,到時候向上級申請到項目補助資金后會優先考慮馬某。幾個月后,鎮召國收到了馬某返還的4萬元,不過他一拿到錢就又擺上了賭桌。

“那時候我賭錢輸光了,為了能繼續參加賭博,不得不想辦法套錢。”鎮召國如法炮制,又伙同老板陳某在該項目中套取了1.5萬元的補助資金。

2014年,園藝站組織實施設施黃瓜長季節栽培技術集成項目,此時鎮召國知道自己即將被調離園藝站,“不撈白不撈,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于是,與老板馬某、陳某合謀,通過偽造虛假協議書的方式,分三次共套取補助資金9萬元,全部用于自己的賭博開銷。

“2014年9月,得知我被調任區水產站站長,國慶節后就要到新崗位報到上班,我考慮到國慶節后就要離開園藝站了,要抓緊時間把錢套取出來。就立刻安排馬某以設施黃瓜長期栽培協作費的名義開具了3萬元的發票,并草擬了虛假的協議書。國慶假期后上班第一天,財政局就將這筆錢打到了馬某賬戶。”

鎮召國套取財政補助資金急迫的心情和貪婪行徑更突顯出他目無法紀、忘乎所以,把崗位當成了牟利的平臺,把權力當成了賺錢的工具,最終越過了紅線而墜入犯罪的深淵。

2017年2月,鎮召國因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被通州區紀委立案調查。在冰冷肅穆的看守所中,鎮召國回憶起這些年來幾近喪失理智的賭博和受賄行為,后悔得捶胸跺足、涕淚縱橫。“回想我在1992年向組織申請入黨的時候,向黨組織作出了‘始終聽黨的話,跟共產黨走,黨叫干啥就干啥’的莊嚴承諾。在入黨宣誓的時候也向黨發出了‘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努力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的錚錚誓言。而我沒有做到……”“在園藝站工作的三年時間里,放松了學習,忘記了身份,利令智昏、膽大妄為、對曾經的誓言漸漸淡忘,拋在腦后,經常與農業企業老板混在一起,巧立名目、挖空心思,搞權錢交易,唯利是圖。黨員意識淡薄,黨性原則喪失,入黨初心,蕩然無存!”

忘記初心,難堪曾經誓言;失去底線,必然走向深淵。從一名農業基層干部到揮金如土的賭徒,再到受人唾棄的階下囚,鎮召國信仰滅失,一步步走向腐敗的深淵,他用自己慘痛的人生為世人敲響了洪亮的警鐘!

主辦單位:中共南通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南通市監察委員會

地址:江蘇省南通市世紀大道6號   郵編:226018

網站投稿QQ群:142801336           《方圓》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共南通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南通市監察委員會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

手機客戶端

微信公眾號

《方圓》雜志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蘇ICP備09031179號

龙珠激斗人物
重庆时时彩一直跟34567 澳洲橄榄球比分 金龙国际app 二人麻将棋牌 100%特准一 重庆时时分析手机软件 上海时时票控 靠谱的lg游戏平台 星豪娱乐网站 广东时时预测器